一一风荷举🌸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恺彦】眉间落雪(七)

设定为军阀×戏子


私设如山,OOC严重,时间线混乱


不喜勿入




(七)







徐晨皓感觉周恺可能是这个生日过傻了。







这几天周恺很奇怪,营里的士官们都要被吓哭了。也是,平时严苛到一定程度还万年冰山脸的周少校,居然对他们笑了,还说什么“你们辛苦了”。士官们被吓的鬼哭狼嚎,过来问徐副官,周少校到底怎么了。徐晨皓一开始是没当回事儿,不过当他看见对着一个盒子都能笑出褶子的周恺,徐副官被吓出一身冷汗。







徐晨皓把周恺手里的小盒子抢过来,义正言辞地说:“你不是真的周恺!”周恺听见徐晨皓这句话,皱了皱眉:“你神经病啊?”







“你把恺子吃哪儿去了?!吐出来!”







周恺看看徐晨皓,拍拍他的肩膀:“我给你找个洋医瞧瞧?脑子的病中医可不太好治。”







这应该是真的周恺,损人的功力丝毫没减。







“哎,你干嘛去?”徐晨皓见周恺拿着外套一副要走的样子。







“回家。”







晚上,周恺到了畅音阁,跑堂的早已认识他了,笑着把周恺引到他固定的座位上,递过戏桥。“今儿晚上是赵老板的《玉堂春》。”周恺点了点头,挥手让跑堂的下去,自己抓了把瓜子儿先嗑着,赵钊彦出来的时候习惯性地往周恺这边看了一眼,看见周恺穿着那身墨蓝色的军装坐在那儿,低头笑了一下,周恺抬头,同他的眼神对上,也对他笑了一下。







戏散场,赵钊彦卸了妆从化妆间一出来就看见在门口等着他。“今儿戏也听完了,怎么还不走?”赵钊彦笑着问道。“等你,有事儿跟你说。”周恺眼神有些晃,赵钊彦则担心周恺知道了他送螺子黛给他的含义。周恺跟他一起走到戏园门口,突然转过身,对赵钊彦说:“我过两天要回前线了。”








赵钊彦愣住,慢慢开口:“这么快吗?”







“没办法,军人就是要服从命令啊。”







周恺苦笑,想起来家里那盒螺子黛,想要把自己的心意一吐为快,却又哽在喉咙里,说不出口。







“你送给我的护身符,我会一直带在身边的。”赵钊彦听见周恺这话,抬头对周恺笑出了小虎牙。






“好,我等你凯旋归来。”







周恺率部赴前线后,赵钊彦仍然专心唱戏,只在闲下来的时候看看报纸上关于前线战况的报道,晚上抱着周恺送的那只小鸭子公仔入睡。







这天赵钊彦不用上场,就在家里待着,依然是自己去街上闲逛。报童在街边站着,大声吆喝着吸引路人来买他的报纸。





赵钊彦本不想买《南京日报》,却只是一瞥,看到了《南京日报》的头条上有周恺的照片,用粗大的黑体字印着周恺的名字,赵钊彦便走过去掏钱买了一份《南京日报》。







回到家坐定,赵钊彦才打开报纸先是看了关于前线战况的报道,看到“我方战况良好”的报道,赵钊彦露出了微笑。又翻到刚刚看到的头条,那里是有周恺的照片和名字不假,但标题却像是兜头一盆凉水,让赵钊彦从头凉到脚。







“好一对才子佳人,南京城社交圈名媛与最年轻少校倾城之恋!”





标题醒目,而里面提及的人物很是让赵钊彦心酸。








赵钊彦颤抖着手把报纸打开,又重新看了一遍那篇报道,周恺的“绯闻对象”是于子归,于家大小姐。赵钊彦苦笑着合上了报纸,扔在桌子上。







怪不得收到了自己的螺子黛依然无动于衷,原来是已经有了对象。是了,他是战功赫赫的少将,当然要和名门闺秀永结同好,自己只不过一个下九流戏子,凭什么能得到周恺的垂青?他能够与自己多说几句话就已经是他不可多得的幸运了。







眼泪一滴一滴砸在那篇报道上,晕开一朵朵墨色的痕迹。







而周恺在四川前线对南京城发生的事一概不知,他还在想着等他回了南京之后要怎么跟赵钊彦告白。







他一定想不到自己也喜欢他,跟他说“我喜欢你”的时候他的眼睛会不会像晚上的星星一样闪着光呢?







想到这里,周恺不禁笑了起来,脸上的每一条笑纹都透露着他的开心。







周恺攥紧了那个小小的护身符。








周雨在南京城看到了最新一期的《南京日报》,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也不能直说周恺已经有了心上人,那样就直接等于露馅儿了。





中午吃饭,周雨似不经意地提起话茬儿,周父听到周雨说这事儿,夹了一筷子山药,看着周雨问道:“我就是喝茶的时候跟于家提了一句,结果这报纸马上就登了?”







周雨喝了口汤,不在意地说:“嗨,南京日报登出来消息您也能信啊,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到他们那儿也能吹出大天来。”







看着二老都不说话,周雨顺便也试探个口风:“你们还真打算让小恺跟那个于家小姐结婚啊?”





周母吃完饭,拿过旁边女仆递过来的帕子擦擦嘴,笑着说:“当然小恺喜欢最重要了,于家小姐虽说是德才兼备,模样儿也好,那也得小恺喜欢不是。你父亲当年娶我,也未曾顾及过你外公家的家业地位。如今你们成人了,我们当然也不会强迫了。”







周雨一脸嫌弃:“哎哟,您这都老夫老妻了,就别这样了,眼睛要瞎啦!”结果被母亲轻轻地敲了下头。







现在周雨都搞定了,就等着周恺回来了。







等周恺回来,就让他自己去跟赵钊彦解释吧。







周恺似乎是听到了周雨内心的呼唤,不日就回了南京。







周恺先到营里汇报了一下前线情况,然后赶紧回了家。结果一进门就被周雨拦下了。







“你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你可就要跟于家小姐结婚了。”







“什么?爸给我定了亲事?”周恺微微蹙眉,虽然父亲一直都说他到了年龄,催着周恺成家,不过也知道周恺的性子,不会这样不问他就给他随便订亲的。






“不是,是爸之前跟于叔叔喝茶的时候提了一嘴你跟于小姐比较相配,谁知道《南京日报》竟给写上报纸了。爸妈本就看好她,但是也寻思问问你的意思。”周雨说着,一看周恺有些着急的神色,马上说:“你等会儿跟爸妈说你不喜欢那个于小姐,想等自己稳定下来之后再结婚。爸妈都通情达理,也不能为难你。”周雨这么说,周恺点点头记下了,但又想起什么似的看着周雨。







“现在这事儿闹得满城风雨的,更何况是登了报的,他能不知道吗。你先在家待会儿,吃了中饭下午再去,不然爸妈定是要起疑心的。”虽然周恺想赶紧跟赵钊彦解释这一切只不过是那个小姐一厢情愿的误会,不过为了保险起见,周恺现在也只能按着周雨说的做。







午饭桌上,父亲果然提起了这件事,周恺放下筷子,对父母说:“于小姐虽好,但是我并不喜欢她。而且我现在并不想结婚,等我稳定下来之后再考虑这些事。”儿子语气中的拒绝意味已经很明显了,周父周母也就没再强求。







吃过午饭后,周恺找了个借口出了门,开着车就往赵钊彦那里去。








赵钊彦近几天状态不是太好,总是没办法聚精会神在戏上。班主看他脸色确实是不太好,虽说是他这儿的台柱子,不过也是他从小带到大的,跟自己孩子一样。班主心疼他,就给了他几天假,让他在家好好歇歇。







周恺的车停在赵钊彦家门前的时候周恺才想起来赵钊彦这个时候可能会在戏园子里,不过还是下车抱着侥幸心理敲了几下门。







周恺敲门的时候赵钊彦正在院子里给花浇水,听见敲门声就开了门。看见门外的周恺,赵钊彦整个人怔在那里,这时候他看见周恺,从心底涌上来一股辛酸,但强忍着没表现出来,对着周恺扯出一个极难看的笑:“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早刚到,吃了午饭就过来找你了。”周恺看着眼前的人,本身就清瘦的人如今更瘦了,眼底还有一片乌青,是因为报纸上那篇捕风捉影的报道才没睡好吗?







“进来吧。”赵钊彦闪身让周恺进来,自己进屋去给周恺倒茶。周恺跟着他进去,看见他背对着自己,拿着茶壶的手在微微颤抖。







“还未恭喜你,要与于小姐喜结连理了。”声音里是掩不住的哽咽与颤抖,让周恺的心钝钝地痛了一下。







“我不喜欢那个于小姐。”周恺皱着眉,看见那单薄的身体听见这句话之后明显地顿了一下。







“为什么不喜欢啊?”赵钊彦停下倒茶的手,仍然背对着周恺,他不确定即将听到的答案是不是他所希望的那个。







“我喜欢你。”揣在心里很久的心意终于说出口,周恺满意地勾着小小的嘴角。







周恺说完低头自己笑了一下,结果发现一直背对着自己的人还没有转过身。上前把那人转过来,才发现他眼睛里已经蓄满了眼泪,眼睛红得像是一只受了极大委屈的小兔子。周恺用拇指拂去他的眼泪,靠近他耳边轻声说了句:“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周恺知道,赵钊彦要的不多,只要这四个字。







可是就连这四个字,自己也晚了这么久才跟他说出口。







赵钊彦擦干眼泪,突然推开周恺,生气了一样,但还是拿着盆子去院子里给周恺接洗脸水。周恺被他轻轻地推了一下却不怕他生气,那红得像熟螃蟹的脸和害羞到有些透明的耳垂,都昭示着赵钊彦的心意,和他一样。







透过窗,周恺看见站在水池边的赵钊彦,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







赵钊彦拿了条干净毛巾浸湿了拧到半干递给他,周恺问:“怎么?”“让你擦汗!”周恺这才注意到自己因为太过着急到赵钊彦这儿来,急出一头汗,笑着把毛巾接了过来擦了一把脸。







周恺擦了脸,想起什么似的问道:“你不是说有个地方想跟我一起去吗?”赵钊彦把毛巾拿过来搭在架子上,看看天,说:“下雨天去吧,那样景色好。”







周恺笑着回他:“好。”







许是老天爷想要成全他们两个,第二天就下了雨。周恺拿了把伞,开着周雨的车带着赵钊彦去了那个赵钊彦说想跟他一起去的地方。







那是一座石拱桥,横亘在湖上,赵钊彦开了车门就要闯进雨幕中,被周恺一把拉住,打了伞两个人并肩走上了那座桥。下雨天桥上来往的人很少,这地方人家也比较少,正好让他们能更好地欣赏这里的景色。







周恺用右手打着伞,两个人并肩站在桥上,赵钊彦带着笑看眼前的雨景。







周恺看着脸上带笑的赵钊彦,自己也忍不住微微勾起嘴角。清冷的雨景,周恺看着身边那单薄的身体,空出一只手,带着试探慢慢地伸到后面,想要揽住他,却又有些犹豫,怕这样唐突吓到他。周恺的手在赵钊彦身后攥了攥拳,最后还是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肩上,慢慢地揽住他的肩膀,稍稍用力,把他带得离自己更近了些。






赵钊彦因为周恺突然的揽住他而转过头,嘴唇却不经意地擦过周恺的脸。赵钊彦咬了咬下唇,有些不好意思,就势抱住了周恺。







周恺突然被赵钊彦抱住,僵直了身体,但又慢慢放松下来。低头看见赵钊彦红得发烫的耳朵,周恺露出了一个笑,用自己的胳膊回抱他,上手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嘴唇碰了一下赵钊彦发烫的耳朵,抱着赵钊彦的手又收紧了一些。







赵钊彦从周恺的颈窝里抬起头,对周恺笑得露出了他的小虎牙。







多年之后周恺仍然记得,那日雨中他垂下眼帘微微一笑,桥下涟漪水影,模糊了他的容颜。







-TBC-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