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风荷举🌸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草莓香烟(一发完)

表白我们鱼丸老师,小温柔不能更温柔了😚

鱼丸粗面:

给 @一一风荷举🌸 一一老师的生贺


希望你一切都好,生日快乐。


是一篇恺彦


酷盖×小温柔


是给一一老师的文 转载转出需她授权哦


看文愉快。




——————————




“你是天赐的温柔。”




赵钊彦忘了带伞,所幸清晨的细雨只能微微打湿头发的最外层,他的东西不多,一个人还勉强的应付过来。




不过这雨实在烦人,打在脸上痒痒的,又腾不出手挠,眼看着就要过了约定好的时间,赵钊彦只能一边着急一边在心里祈祷房东不会在意这些事情。




终于,赵钊彦拖着自己的行李在约定时间的前一分钟敲开了周恺的门。




周恺打开了门,忍不住愣了愣。




他前不久在网上放出了租房的消息,结果一个多月里都是些周恺看不上眼的奇奇怪怪的人,本来想着就算了,一个人其实也没什么的。




然后周恺就闯进了一堆歪瓜裂枣里。




放出的信息干净又简单,是周恺喜欢的风格,没有附照片,最后还说了自己会做饭。




于是周恺就向他发出了邀请。




他其实还挺好奇这位租客的样子的,虽说他对别人的样貌不甚在意,但他还是被敲开门的赵钊彦惊了一下。




赵钊彦穿了简单的T恤和长裤,头发被雨水打湿而管顺的贴在额前,清澈明亮的大眼睛好奇又带着探究询问的意思看着周恺,周恺微微怔了一下便让出路来请赵钊彦进来,然后给他找出拖鞋。




啪嗒。




周恺关上了门。




周恺还在回味刚刚赵钊彦的样子,他从未见过这样的人,太干净了,干净的让人忍不住就想保护。




周恺想事情的时候有点呆呆的样子,赵钊彦低下头勾了勾嘴角,他伸出手在周恺眼前晃:“周恺?”




周恺回过神来:“啊,不好意思刚刚走神了。”




赵钊彦连忙说:“没事没事,带我去看一下我的房间吧?”




周恺点点头,自然的从赵钊彦手里接过一部分行李,领着赵钊彦去看他的房间。




周恺的房子挺大的,两个人都显得有些空荡,装修风格刚巧是赵钊彦喜欢的风格,于是也就满意的住了下来。




周恺的房间就在赵钊彦对面,赵钊彦在屋子里收拾自己的东西,周恺就在自己屋子里开着门办公。




周恺其实是个富二代来着,但不是纨绔子弟那一挂的,也不跟那种对管理自家公司没有一丝兴趣的富二代一样,他倒是自小对经商感兴趣且颇有天分,省了周爸周妈不少心,现在公司基本上也交到了周恺手里。




今天没去公司是因为赵钊彦要来,所以有什么事情也就在家里处理了。




两个人中午只吃了些面包,因为周恺家里能填饱肚子的东西只有面包了。




两个人都忙着自己的事情,不知不觉的就忙到了日落。




赵钊彦忙完了就窝在沙发里玩手机,觉得该吃饭了,就打算去超市买些食材。




他抬起头来,不由得一怔——周恺对着电脑屏幕,屋里没有开灯,日落了,昏黄的日光洒在周恺脸上,周恺皱着眉,好像遇到了什么问题。




赵钊彦不是为了这幅美好的画面而短暂停顿,而是这种场景就好像发生过无数次一样,有着强烈的熟悉的日常感。




赵钊彦晃晃脑袋把这种想法甩出去,他过去敲敲门说:“恺哥,我要去超市买些食材做饭,要一起吗?”




周恺抬起头来看他:“不了,我还有事情没做完。”




赵钊彦啊了一声又问:“那有什么想吃的吗?”




“草莓。”




“啊?”




周恺抓了抓头发站起来说:“算了我和你一起去。”




赵钊彦点点头去客厅等他了。




赵钊彦有点想笑,他发现一个好玩的细节,这位看起来酷酷的也不爱说话的房东,竟然非常喜欢草莓这样少女心的水果,而且还嗜甜。




家里四处都有放糖的玻璃罐子,软糖硬糖棒棒糖泡泡糖无一例外都是草莓味。




似乎还有抽烟的习惯。




赵钊彦早上刚进门的时候闻到一种淡淡的烟草味,还混着甜味,不呛人,反而很好闻,淡淡的,仿佛整个人都被包裹其中,让人安心。




他想这些好玩的事情时总是脸上带着笑意,整个人看起来懒洋洋的又温柔,像一只慵懒的猫。




周恺过来拍拍他的头:“彦彦?走啦。”




赵钊彦有点想爆炸。




他竟然拍我的头...还喊我彦彦...这么温柔...不是酷盖房东的吗!!




唉。算了。这样也没啥的。




赵钊彦甩甩头,赶紧跟上去。




这边周恺也紧张的抠手,甚至还有点想吃糖。




他刚刚其实非常认真的考虑了好久自己该怎么称呼赵钊彦,然而在思虑了很久之后还是一紧张把自己心底的称呼说出来了。




两个人就这么各怀心思的到了超市。




两个人先去蔬果区挑了些水果蔬菜,当然,买了好多草莓,然后买了一些肉类。




赵钊彦犹豫了好久终于开口:“恺哥,你介意我在家吃零食吗?”




周恺想了想说:“可以。”                                ·




赵钊彦便推着车走向零食去,周恺就跟在他后面,赵钊彦开始拿各种薯片,各种小零食,拿着拿着就兴奋,眼睛都亮晶晶的,到后来都忘了推车。






周恺就默默的推着车跟在赵钊彦后面,顺便拿货架上草莓味的甜品。






周围有几个小姑娘显然比赵钊彦兴奋多了,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看着两个人讨论什么。




两个人外形出众身材也高挑,而且还是同性....




赵钊彦听到了动静,不解的向那群女生看去。




周恺看到赵钊彦这幅样子,皱了皱眉向那群人看去,目光沉静如水却让人感觉到一股寒意,于是她们便噤了声。






周恺满意的收回视线,却被购物车里快速堆积的零食吓了一跳,连忙阻止赵钊彦继续想要拿辣条的手说:“不能再拿了,不准吃这么多零食。”






赵钊彦瘪了瘪嘴,他看着周恺,不说话。




......




周恺叹了口气:“最后一包。”






赵钊彦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欢快的拿了最后一包然后跑去收银台。






周恺笑了笑,结果肩膀却突然被拍了下:“我去老板!你刚刚是笑了吗?我没看错吧。”




来人又看了一眼购物车:“周恺你什么时候这么能吃零食啦,一天没在公司见你你这是发生了什么?”




来的人是周恺的秘书也是市场部的经理,是周恺刚进公司的时候就和他一起的,也是周恺最好的朋友,叫上官易。




周恺抽了抽嘴角:“上官易?你怎么在这。”




“我来买东西啊我还能干什么。”上官易抬了抬手里的购物篮。




上官易又抬了抬下巴,指向购物车:“你这是咋了?”




周恺没好气的看他一眼:“这不是我的,是我房客的,就是今天刚搬进来的那个。”




“噫,我刚刚还看到你给他推购物车了,怎么?刚一天就看上人家了?”




周恺看他:“那么多事呢怎么?他做饭我买东西给他吃这不是理所应当的吗,你再说一句就小心你这个月奖金啊。”




上官易白了他一眼说:“周恺你头一回一次性说这么多话。”




周恺踹他:“赶紧滚蛋。”




上官易走了,周恺推着车去找先排着队的赵钊彦。




两个人结了账便回家,一回家周恺就进自己屋子继续办公,赵钊彦则进了厨房。




也不知道为啥,周恺听着厨房里赵钊彦做饭的声音觉得特别安心,连工作都顺利了不少。






饭菜不多久就做好了,看起来漂亮也非常好吃,在饭桌上赵钊彦问:“恺哥你是干啥的啊?”




周恺思考了一会儿决定不隐瞒,说:“你知道周氏吗?”




“知道啊,恺哥你在那里上班吗?”




“那是我的。”




“噗——”赵钊彦差点一口饭喷出来。




周恺依然没什么反应,他问,你是做什么的?




“我在A大,做老师。”




两个人便没了话说,安安静静的吃完了饭。




赵钊彦做饭,周恺就默默的开始洗碗。




日子就这样慢慢平静的过,只是周恺偶尔在公司吃外卖的时候会想念赵钊彦做的饭菜,于是赵钊彦便开始给周恺做便当让他去公司吃。




甚至偶尔,赵钊彦还会去投喂周总。




然后公平就流言满天飞了。




其实这日子也不算平静。




因为赵钊彦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周恺了。




对,就是这么突然。




其实也不突然。




喜欢这种甜蜜而有些酸涩的情感一点一点揉进了日常生活中,渗进了琐碎日常的细枝末节中。




赵钊彦发现自己越来越在意周恺的感受,开始留意他除了草莓味甜品外喜欢的菜品,开始费尽心思变着花样的给他做便当,开始为一些两人偶尔带着些亲昵意味的举动而小小雀跃。




赵钊彦对自己的情感十分坦然,但这到底也是自己第一个喜欢的人,也常常让自己没有安全感,若有若无的感觉,实在是空落落的。




可喜欢总归甜蜜。




但他也不想开口,他明白两人的身份悬殊,也知道现在两人的关系不过是房东房客,实在无法冠上更亲密的称呼。




有一天周恺给了他一套西服,周恺坐在赵钊彦床边上,眼睛亮亮的带着讨好意味的神色看着他:“陪我去参加酒会吧。”




赵钊彦歪着头:“?”




周恺:“嗯。”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




赵钊彦:“唉,嗯。”赵钊彦又妥协了。




上官易站在他俩旁边:“???”




于是两个人靠着神奇脑电波交流达成协定的就会便提上日程。




一会儿就要跟周恺去参加酒会了,赵钊彦还是有点小激动。




到达酒会地点有一段路是要走着的,就相当于红毯了,但是只是企业家之间的交流,所以不需要红毯。




只是也要两个人并肩走,微笑,摆手。




周恺作为周氏的总裁,自然要瞩目些。




赵钊彦在这种场合有点不自在,周恺便拉着他走。




周恺跟周围的人不断点头示意,他突然歪过头向赵钊彦说:“彦彦。”




赵钊彦将视线转向他。




周恺深吸一口气:“跟我在一起吧。”




赵钊彦突然一蹦三尺远。




“周恺你说啥你再说一遍。”




周恺没有理会称呼的转变,认真的看着他说:“跟我在一起吧。”




周围的人被动静吸引了目光,都向这边看来。




赵钊彦脸红的不像话,他冲周恺微微点了点头。




周恺强忍住冲过去吧唧一口赵钊彦的冲动,继续把他拉过来,微笑,点头,摆手。




周恺也不知道自己为啥就说出来了,就是刚刚看着四周的视线都集中在赵钊彦身上,就有一种冲动。




想占有他,让所有人都知道彦彦是周恺的。




刚刚确认关系的小情侣还没来得及温存,周恺就要去应付一些各大公司的老总和合作伙伴。




赵钊彦在酒会上吃吃喝喝一个人玩到累了,窝在座位上慢慢喝酒,有点困,就打电话给周恺,语调都软软糯糯的。




“恺哥,你在哪啊?”




“我在你转身后。”






END.




——————




写的仓促也不好


拙劣的故事 再次祝一一生日快乐~

评论(1)

热度(34)

  1. 一一风荷举🌸鱼丸粗面 转载了此文字
    表白我们鱼丸老师,小温柔不能更温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