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风荷举🌸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恺彦)莫愁往事(上)

爱你哟☺

梦梦叮叮当:

给一一的生贺 @一一风荷举🌸 希望她永远二十岁,永远平安健康幸福
这是一篇民国的au
——————————————————
1941年    南京
   五月的南京正是渐渐入夏的时候,又还未到夏令时的作息时间,国民政府考试院往日这个时间段还未上班自然少不了门前冷落,可是今天却格外热闹,“摆椅子的,啊能再刷刮一点啊(快一点),啊知道今天周院长要来啊”“这个花摆的怎么那么窝赖(难看)啊,胡里八度(稀里糊涂)的,不知道今天来的都是贵宾啊,真是活闹鬼”周恺远远的就听到了监工的大呼小叫,今天在这个刚刚命名为“和平公园”的地方要举办一个盛大的“庆祝还都一周年活动”,作为周先生的心腹周恺自然是要在活动开始前,确认布置没有任何问题,保卫也落实到位。“周处长好!”监工看到周恺后点头哈腰的打着招呼,周恺向他点了点头,眼前这位特务委员会特别行动处处长是眼下汪主席和周院长身边的大红人,多少人想巴结也巴结不上坊间总传闻这位周处长外表冷漠、性格也极其冷淡,今日一见果然如此,“周处长,来观礼的群众我也已经打过招呼了,什么时候应该鼓掌,什么时候应该有互动我都和他们讲好了。”周恺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依旧没有其他的言语,“《中央日报》评论的版块的专家我也联系好了,听从胡兰成先生的建议,邀请了中央大学的历史系系主任赵钊彦先生做特约评论”,此语一出,周恺的脸上微微有了情绪,他轻轻的默念一遍:“赵钊彦……”监工见好像找到了突破点连忙说:“就是那个登过《良友画报》封面的赵钊彦,啧啧啧,那可真是个大美人啊,据说好多高官都和他不清不楚的……”监工尚未说完,就被周恺冷冷的打断,“你该去准备其他的了……”那声音好像从千年的冰窖中传来,监工不禁身体一颤,心道不好,把这尊大佛给得罪了,连忙走开了。
   周佛海揭幕了这座耗时一年修缮的“还都纪念塔”便在掌声与鲜花中离场了,于是便由周恺登台很熟练的背诵了准备了很久的关于“还都一周年”的贺词,在台上周恺清楚看到了台下人的厌倦和不耐烦“励士钟塔”变成了“还都纪念塔”多么可笑,对他在台上粉饰其政权的所谓“合法性”更是不屑一顾,却仍在关键的时候鼓掌与喝彩。周恺远远的一望却有一个在耐心的看着听着,那个人相比四年前更加身材修长,俊美绝伦,他的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柳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相比四年前更显成熟而秀气。“钊钊”周恺心里默念道,待下了台,就看到汪伪中央大学的校长樊仲云对他招呼他道:“周处长讲的真是好啊,要是民众们都能够体谅到汪主席和周院长一番苦心我们这些做思想工作的,一定工作难度要小多啦。”周恺握上了他的手说“樊校长一片苦心,汪主席和周院长自然是不会忘记的”樊仲云笑了笑指着身旁站了很久的男人说“这是我校历史系系主任赵钊彦,听闻周处长最爱读唐史,小赵最擅长的就是唐史,你们可以交流交流”赵钊彦一抬头望着周恺,伸出了手“周处长好,我叫赵钊彦”周恺遇上了那双眼睛,赵钊彦的那双眼睛简直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眼角却微微上扬,而显得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薄薄的唇,色淡如水。周恺看的有些发痴,被樊仲云一拍才回过神来,“你好,我是周恺”他握上了赵钊彦的那双纤细又毫无杂质的手,“周处长,鸡鸣寺的晚樱开了,过会儿结束后你可以让小赵陪您去五洲公园走走,学校里还有事我就先回去啦”樊仲云倒是十分客气也很识趣的离开了“樊校长,您慢走”周恺与赵钊彦向樊仲云致意。


—————————————————————————————————————————
文中的还都纪念塔为今天南京和平钟楼。《中央日报》:汪伪政权机关报纸。五洲公园:今天南京的玄武湖。《良友画报》民国时期享誉中外的大型综合画报。汪主席:伪“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长、军事委员会委员长,1940年3月20日,在日本扶持下,汪精卫在南京组建傀儡政权,取代了华北的王克敏和长江下游的梁鸿志的伪政府。周佛海:伪行政院副院长、财政部长、中央政治委员会秘书长、上海市市长、特务委员会主任,汪伪政权成立后,周佛海任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部长,是该政权的第三号人物。樊仲云:汪伪中央大学校长。
—————————————————————————————————————————
    1934年 南京
   南京自古便有“四大火炉”之称,七月的南京烈日炎炎,好像在街头站上一时半会儿人就被烤干了,本来市局动荡天气又炎热南京的市民自是不愿意出门的,可是不知道为何今天的街头却是格外热闹。
  莫愁路100号周家私宅内,今天的周雨也是格外忙碌,今年二十五岁的他是国立中央大学史上最年轻的文学院讲师,年轻的他多才多艺又对学生认真负责,所以格外受到同学们的喜爱,今晚要在大华大戏院内举办一场瞩目全国的“八大高校联欢晚会”,享誉国内外的中央大学“嘉陵歌咏团”也应邀参加汇演,作为中大为数不多的钢琴弹的比音乐专业的还要好的老师,今晚方履中校长委派周雨作为钢琴伴奏参加这次汇演,周雨也十分喜爱这个差事,并时不时的给大家的合唱提提建议。“小李,你这个中央c调偏高了”“小黄,你这个尾音延长了,收一点,放松放松”“小俞,你这个音准比上次练习好了很多啊,继续保持”同学们十分热情高涨的听着周老师的指导,要问为什么周老师不亲自示范一下呢,因为啊,周老师虽然乐感出众,但是老天爷也是很公平的没有给他一个好嗓子,有一次排练周老师实在架不住同学们的恳求演唱了一段《北伐誓师歌》,竟没有一句在调上,这成为了学生们茶余饭后很久很久的谈资,虽然如此大家依旧没有减少对周老师的喜爱,虽然他自己唱歌不行,但是周老师的乐感和乐理确实是少见的出众,深受大家喜爱的周老师对学生也很是用心不但在自己的专业上还有生活中也很是用心,就是这样热情似火的周老师也有自己的烦恼,就是他有一个像冰山的弟弟——半年前才从伏龙芝军校回来的国民党军事委员会新秀军令部特别情报处处长周恺,周老师从小便觉得自己和弟弟一个像夏天一个冬天,父母把阳光的一面全留给了自己,把冷淡的一面全留给了小恺,回国后的小恺虽然军事素养自是没话说但是人的性子也更是冷漠,简直到了油米不进的地步,回国半年除了上班居然连莫愁路都不肯出!想到个周雨便踱步去了里屋敲了敲弟弟的房门“小恺,小恺,我是哥哥”来开门的是个十分挺拔而俊俏的小伙子,与周雨那种与生俱来江南男人的温润气质不同,眼前的这个男人有一种不可随意亲近的领导者气概,走在街头也能猜出他是一位高级军官,“哥”周恺抬头唤道,“小恺啊,你也回来挺长时间了,也该出去走走啦”周雨拍了拍周恺的肩。“哥,我不想出去。”周恺很快的否决了,“今天就是得出去走走,今天晚上八大高校联欢晚会全城多少在大华大剧院排一天队,就为了一睹八大高校师生的风采,你帮弄到了离戏台最近的座位这多不容易啊,你就得去”见周恺还是摇头周雨一下急了,“你哥我今天晚上也要登台!”听闻哥哥这么说周恺一下子笑了“哥,你不是开玩笑吧”从小周恺就知道周雨五音不全却很爱音乐,对此周恺时常调侃周雨“上帝为你打开一扇窗的时候却关掉一扇门”周雨一下急了“才不是你想的那样呢,我是钢琴伴奏,钢琴伴奏啊,不用唱的”“那你们晚上唱的是啥啊?”周恺一下来了兴趣,“是《茉莉花》啦。”一听是《茉莉花》,周恺便笑了“好,哥,晚上大华大戏院我给你捧场去。”
—————————————————————————————————————————
《茉莉花》江苏民歌 大华大戏院:今天南京大华影院
—————————————————————————————————————————
     虽已经是傍晚了,新街口的大华大戏院却是空前的热闹非凡,今天市民们排了一天的队就为了一睹“八大高校联欢晚会”汇演的高校师生风采,而享誉中外的中央大学嘉陵歌咏团更是万众瞩目,“咱们今天看的八大高校联合汇演可是自古头一遭啊”大华大戏院大家排成一字长龙验票的市民纷纷议论着今晚的演出,“国立北京大学,国立清华大学,私立南开大学,国立武汉大学他们都是不远万里赶来演出,今儿排了一整天队也是很是值得的”“要说最值得期待的莫过于咱们中央大学嘉陵歌咏团哎,每次一听大喇叭说中大嘉陵歌咏团去国外表演真是倍儿提气”“可不是嘛,中大的姑娘小伙随便拿出一个都是顶尖的来斯(厉害)”周恺排在人群的最后等待验票,就在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内排队的人们都在议论国立中央大学的嘉陵歌咏团,周恺轻轻一笑,看来哥哥参加的这个节目人气超群风评也好啊还是压轴大戏,很是期待啊。
     从周恺穿着黑色礼服踏进这个布置精美大礼堂开始已经过去了4个小时了,终于听到了主持人的最后一个节目的报幕,“让我们掌声有请来自中央大学嘉陵歌咏团为我们带来的本次八大高校联欢晚会的压轴节目混合三声部领唱江苏民歌《茉莉花》”台下掌声哗哗一片。
     一片绿色的灯光下,哥哥身着白色西服,深深的向台下鞠了一躬,走到钢琴面前坐下,团员们也陆陆续续走上合唱台,这时候一位身着中山装的男同学走近了领唱的话筒,在哥哥的前奏中他用着吴侬软语缓缓的吐出了那首再熟悉不过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芬芳美丽满枝桠
又香又白人人夸
让我来将你摘下
送给别人家
茉莉花呀茉莉花


那男孩清脆的唱完了第一乐句后面的众人和声逐渐响起: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芬芳美丽满枝桠
又香又白人人夸
让我来将你摘下
送给别人家


茉莉花呀茉莉花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芬芳美丽满枝桠
又香又白人人夸
让我来将你摘下
送给别人家


茉莉花呀茉莉花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
芬芳美丽满枝桠
又香又白人人夸
让我来将你摘下
送给别人家
茉莉花呀茉莉花


    听着听着周恺仿佛沉醉了,依旧是那么熟悉的旋律,那是内心深处最优美的旋律,在江苏的大街小巷如果你请人为你唱支歌,他一定会为你轻轻哼鸣出《茉莉花》的曲调,小时候老人曾为周恺讲过这样一个故事:“在当年的万国运动会上,各国国旗伴着国歌依次升起,轮到中国时,却只有黄龙旗在寂静中冉冉上升。所谓堂堂的大清帝国,竟连国歌都没有一首,场上响起了阵阵西人的嘲笑。此时,年过七旬的老人李鸿章站了出来,步履虽不甚稳健,但神态毅然地走到黄龙旗下,尽可能地挺直腰板,亮开既不清脆也不高亢的嗓子,满怀深情地唱起他从小就唱得烂熟的歌曲——家乡小调《茉莉花》。喧嚣归于寂静,唯有李鸿章的声音在运动场上回旋。一曲唱罢,雷鸣般的掌声顿时从四面八方涌向这位不惜一切,誓死捍卫祖国与民族尊严的老人。”正因为如此特殊的感情《茉莉花》格外的难以表现,可是眼前这个男孩仿佛让他置身在华夏大地上,仿佛这片古老的土地没有动荡,没有战乱,四海升平,国泰民安,随处可见少男少女吟唱着《茉莉花》的美好景象。想到这里周恺竟觉得眼角有什么东西溢出。他偷偷拿手绢拭去。
—————————————————————————————————————————
   一曲终,现场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掌声久久不息,“真是太精彩了”“能把《茉莉花》唱成这样真的是太棒了”,周恺缓过了神来,他仔细的看着台上那个身着中山装领唱的男孩,那孩子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乌黑深邃的眼眸,泛着迷人的色泽;那浓密的眉,高挺的鼻,绝美的唇形,无一不在张扬着高贵与优雅。那种感觉像是常常在梦中见到的,竟一时把周恺看痴了,直到落了幕,众人散场周雨喊他,他才回过神来“小恺,小恺结束啦”周雨拍了他的肩,“不是不来吗?还怎么看痴了?”周雨调笑道。“哥,刚刚唱《茉莉花》的领唱的那个男孩他是谁啊?”周雨把周恺从座位上拉了起来,推进了后台,对着那个穿着中山装领唱的男孩喊道“彦彦,过来一下。”周雨在他们中间介绍道“这是我家弟弟周恺,才回国不久,现在军令部工作。”有搂了一下那男孩“他是我班上的学生赵钊彦,今年16岁,小恺”周恺伸出了手“你好,我是周恺”赵钊彦也握上了那双手“你好,我叫赵钊彦”,“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周先生啊,见到您觉得很熟悉。”赵钊彦害羞的眨了眨眼睛,“喊我恺哥就好啦,我也觉得今天见到你很是熟悉,仿佛在哪里见过,我以后可以喊你钊钊吗?”周恺那双深邃的眼睛一下对上了赵钊彦那双清澈而干净的眸子,“好啊,恺哥……”“哎呀,彦彦含羞啦,你可不知道我刚才下去找小恺,小恺看你可看痴了。”周雨打趣道“没有,不是……”一下周恺否则不是不否认也不是。赵钊彦却笑了“见到恺哥第一眼恍如遇到很久的熟人,恺哥看我也是,我想这便是有缘吧”,周恺红着脸说“钊钊,这个季节五洲公园的荷花开了,我想请你一起去赏花……”赵钊彦笑着望了望周恺,“反正我正在放暑假随时都有空,看恺哥什么时候有时间吧,我们一起去赏花”听到钊钊答应了下来周恺面露喜色“这个周末我就有时间,钊钊你家在哪里啊?”“我家在石鼓路6号”“那离我家很近啊我家在莫愁路100号,周日上午10点我在石鼓路和莫愁路那个油粮店门口等你吧”“好我等你来接我”周恺轻轻的抚了抚赵钊彦额前细碎的刘海,有一秒周恺觉得这辈子所有的运气都用在遇到眼前这个男人身上了,而赵钊彦也何尝不是呢?我怕是要恋爱了吧,赵钊彦心里这么想着,就在恺彦为他们的美好的初遇兴奋不已时,忽然有一个同学喊道“周老师,有个小胖子拿了一束玫瑰花在门口等你”说的周雨脸一红,“小胖真是的啊”“那是我家邻居樊振东,从小跟在我哥后面,我小时候总觉得他照顾小胖比我还多”周恺望着他俩对赵钊彦说着,“那个哥哥好厉害啊,和恺哥一样是军人啊”赵钊彦说,“因为是邻居所以也是世交,所以我们一起去伏龙芝念的的军校半年前才一起回国,他和我的军衔一样高,只是我在军令部管情报,他在军令部做参谋长”周恺和赵钊彦解释道“你们都是保家卫国的英雄呀,真的很敬佩你们啦”赵钊彦向着周恺竖起了大拇指。


    当周雨看到樊振东举着一大束“玫瑰花”站在大华大戏院的门口,不禁轻轻一笑,“这个小傻子”樊振东见了周雨却是意外的兴奋,高高举起了“玫瑰花”“雨哥,我今天没能来看你演出所以买了一束玫瑰花送给你,恭喜你演出成功。”周雨笑着接过了“玫瑰花”“小胖你才回来自然工作忙嘛没过来看演出也没有关系,樊处长的玫瑰花我就收下啦,不过啊,小胖你以后送人玫瑰花可得注意啦,这叫蔷薇花和玫瑰花很像,但却不是玫瑰啊”,这时周恺与赵钊彦告别后也出了大戏院在门口见到了樊振东不禁调侃了起来“这小胖也真是的,哪有演出结束送玫瑰花的?还不是玫瑰是蔷薇,哈哈,要送也应该送茉莉花啊,这歌唱的不就是茉莉花嘛。”“小恺,小胖也是一片好心啊,而且蔷薇多好,那么大一束,还能泡澡多好啊”听了周雨的这话小胖也发起了反击“你看雨哥他喜欢就好嘛,反正也不送给你”,周恺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想“这小胖子从小扮猪吃虎一套接着一套”

评论(1)

热度(12)

  1. 一一风荷举🌸梦梦叮叮当 转载了此文字
    爱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