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风荷举🌸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巍澜】微甜(一发完)

激情短打,OOC是我的,私设如山,请勿上升真人


赵云澜爱吃糖的这个事儿,特调处都知道。也许是觉得自己一胡子拉碴的大老爷们居然爱吃甜食这种看着就娘们儿唧唧的东西,所以才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说是刚开始戒烟,嘴里必须得叼点儿东西才成。

反正烟戒没戒掉谁也不清楚,不过特调处垃圾桶里的棒棒糖糖纸是越来越多。

“哎,赵处,你这烟什么时候能戒掉啊。天天吃糖可容易上火,嘴里长泡。”林静走过来,眼看着赵云澜轻车熟路地把棒棒糖糖纸剥掉,塞进嘴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坐在沙发上,还是没忍住嘴贱的劲儿,调侃了一句。

赵云澜被戳中心事,脸上有点儿挂不住,说要扣他这个月奖金,这才让人闭了嘴。

我是正经戒烟,才不是借着这个由头吃糖。

要么怎么说林静嘴贱,这嘴跟开过光一样,一说一个准儿。好吧,赵云澜上火了。

嘴里有两个小白点儿,一吃东西蹭到就一阵儿尖锐的疼,赵云澜还寻思要不要去买点儿西瓜霜喷雾什么的喷几天,也许还能好点儿。

沈巍拿钥匙开了门,却不见人,踅摸了两下,看见浴室里有亮光,就换了拖鞋,往浴室走过去。扭开门把手,就看见赵处长在水银镜跟前扒拉着自己的下嘴唇,不知道在看什么。

“在这儿干什么呢。”沈巍终于开了口,照镜子的人被他冷不丁一出声给吓了一跳,然后扒拉着自己下嘴唇给人看。沈巍看见那两个小白点,问了一句:“上火了?”赵云澜点点头,沈巍转身出去到客厅的抽屉里拿出来药箱,找了一管新的西瓜霜喷雾出来。

自从赵云澜胃疼被沈巍从路边“捡”回来,亲眼目睹了赵云澜乱成一团麻的生活习惯之后,沈巍就像个保姆似的在照顾赵云澜,谁能想到龙城大学的高冷男神居然也会细心体贴地去照顾一个人。

也只有爱情的力量能这么强大了。

赵云澜坐在沈巍对面,自己扒拉着下嘴唇让沈巍给他喷药。西瓜霜喷雾喷在小白点上凉飕飕的,还有点清苦的味道。赵云澜伸手就要把茶几上的棒棒糖抓过来,结果在半路被沈巍按住伸向棒棒糖的手。

“上火了就不要再吃糖了,我去给你煮个面。”沈巍的眼神让赵云澜没办法拒绝,只好乖乖地坐着,等着自己的面。

细长的面条浮在清清亮亮的汤水里,看着清淡但是香味儿却很浓。赵云澜的五脏庙也被唤醒,发出了动静,像是在邀请赵云澜赶紧把这碗面吃掉。赵云澜吞了一口口水,端着碗开启了疯狂吸入模式。

沉浸美食的时候没什么感觉,把最后一口面咽下去还没来得及感叹这碗面真好吃,赵云澜就感觉到那两个小白点又开始作祟。

沈巍察觉到赵云澜的神情变化,问他:“又疼了?”赵云澜点点头,把有小白点儿的地方露出来给沈巍看。

沈巍凑近去看,那两个小白点已经破了,怪不得会疼。赵云澜感觉到沈巍凑得越来越近,他温热的鼻息都尽数喷洒到了自己的伤口上,赵云澜不禁挺直了腰板。

沈巍抬眼看了赵云澜一眼,看见那人淡定自若,他抿嘴一笑,吻上了赵云澜的唇。

不得不说每次接吻赵处的胡子总是扎着沈巍的下巴,弄得他怪痒的,不过可能也是赵云澜总吃糖的缘故,他的口腔里总有一股若有若无的甜,次第开放在他的舌尖。沈巍笑着去寻找赵云澜口腔里的伤处,轻轻地用舌尖去舔舐,听见了赵处长有些不满的哼哼。

结束这个吻,沈巍往上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眼睛里尽是笑意,对着赵云澜问道:“还疼吗?”赵云澜整理了一下衣服,清了清嗓子,装着淡定的样子回了一句“不疼”。

嗯,赵云澜比棒棒糖还甜,虽然他没吃过棒棒糖。

沈巍扶了扶眼镜,露出一个微笑。

-Fin-

评论(10)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