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风荷举🌸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恺彦】眉间落雪

设定为军阀×戏子

私设如山,OOC严重,时间线混乱

不喜勿入

(二)

    
    
    
    
    
    
    在一旁的朱智锵是个明眼人,看出来周恺对这个朝颜的神情不一般,这也许是他讨好周恺的一个机会。
    
    
    
    
    
    
    都说周家二公子是个面冷心硬的,但是现在看来传言果然是传言。也是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外传朝颜清冷如冰山美人,谁能想到不动声色的周少校居然好男色,还好这口儿呢?
    
    
    
    
    
    
    一曲《秦淮景》唱罢,朝颜收了琴,向观众席鞠了一躬便退到幕布后面,一时间掌声雷动,周恺也情不自禁地鼓了掌。

周雨看弟弟这样子,挑挑眉,看来这是有人终于入了他这个眼界高于顶的弟弟的法眼了。

“好听吧?”周雨试探地问了一句,得到了周恺淡淡的一声“嗯”。
    
    
    
    
    
    
    戏散场之后,宴席这才开始。周雨被一群人围着,喝酒喝得不亦乐乎,周恺不喜欢这些阿谀奉承的活动,就在后花园里瞎逛,发现假山那边月色极佳,就站在假山旁看着天上的月亮。

假山后是一排排小房子,里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莫不是有贼?今儿这种场合也难保不会有人趁虚而入。周恺走近那间小房子,听见里面有笑声,这个声音似乎在哪儿听过。
    
    
    
    
    
    
    “吱呀”一声,那间小房子的门已经开了,一抹纤瘦的身影出来,看着侧脸,那不是刚刚唱《秦淮景》的朝颜吗?

周恺一时没缓过神,跟那人撞了个正着。那人看着他,似星空的眼眸里盛满了疑惑。

周恺轻轻清了清嗓子,打破了尴尬:“朝颜老板的《秦淮景》,很好听。”
    
    
    
    
    
    
    赵钊彦微微颔首,看到周恺的肩章还有这一身墨蓝色的军装,就知道应该是个大人物。周恺刚想跟人打个招呼就走,结果背后一声中气十足的“朝颜”到时让他停下了脚步。
    
    
    
    
    
    
    班主林贵祥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赵钊彦过去,戏班子都要回戏园了,赵钊彦还没到,他只好过来这边找。结果看见赵钊彦跟一个穿着军装的男人站在一起。再定睛一看,那不是刚升了少校的周二少爷吗?林贵祥赶紧换了一副表情,满脸堆笑地迎上去。

“哎呀,这不是周少校吗,什么风儿把您给吹来了?”周恺对上那张满脸谄媚的脸,不舒服地皱了皱眉头。
    
    
    
    
    
    
    “少校,大少爷让我来找您,说是要回府了。”副官徐晨皓的声音如同甘霖,救了周恺这时候的尴尬。周恺对班主说了声“告辞”,走下台阶之前还深深地望了赵钊彦一眼。
    
    
    
    
    
    
    “我哥喝成什么样儿了?”周恺一边走一边问徐晨皓。周雨向来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在商场摸爬滚打好几年,酒量还不如他这个总在军队里待着的呢。

“跟平时一样。”徐晨皓回道。周恺无奈地笑了一声,“先把我哥送回大宅,然后再回我那儿。”
    
    
    
    
    
    
    周雨喝得脸通红,不过还能自己走进屋子里。周恺叫了小厮搀着周雨给他洗漱,自己去跟父母打了个招呼就坐着福特车回了自己的小宅子。周公馆离周恺每天去训练处理公务的地方太远,就在离部队不远的地方置办了一处小公馆。
    
    
    
    
    
    
    深夜,周恺还在书房看公文,徐晨皓敲门进去提醒他时候不早要休息了,周恺点点头,然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叫了徐晨皓回来。

“你去查查今天唱戏的那个男孩子。”
    
    
    
    
    
    
    “今儿唱戏的可海了去了,你说的是哪个?”徐晨皓跟周恺年龄相仿,又是黄埔军校的同期生,私下里跟周恺说话就随意了点儿。周恺一个淡淡的眼神撇过来,徐晨皓便不再跟他玩笑,“好啦,我知道,那个唱《秦淮景》的是吧?”
    
    
    
    
    
    
    周恺被戳中心事,轻轻地“嗯”了一声,又特别肯定地点点头。徐晨皓笑了一下,又嘱咐他赶紧休息就出去了。
    
    
    
    
    
    
    看来,铁树也要开花了啊。
    
    
    
    
    
    
    徐晨皓的办事速度很快,才三天就把赵钊彦的资料拿到了周恺面前。
    
    
    
    
    
    
    赵钊彦。
    
    
    
    
    
    
    勉励,好学,好名字。想来艺名叫“朝颜”也是取了本名的谐音。
    
    
    
    
    
    
    周恺想起那双眼睛,心里竟然有一丝悸动。
    
    
    
    
    
    
    过了几天,是周副部长的生日,周副部长一向不喜张扬,过生日也就一家子聚在一起做几个菜吃个简简单单的饭也就完事儿了。

不过周副部长一向是守时的人,最不喜人迟到,在家也是这样,所以这天周恺结束了训练就赶紧坐车回去,路上经过百货公司还进去给父亲挑了一根颜色规矩的领带。
    
    
    
    
    
    
    从百货公司出来,周恺看见对面的畅音阁门口摆出了戏桥,红纸上用黑色的墨汁规规矩矩地写着:朝颜《牡丹亭》。周恺看了一眼手上的表,还来得及,就吩咐司机在这儿等一会儿,让徐晨皓跟自己去。
    
    
    
    
    
    
    戏园这时候还没开门迎客,跑堂的看见周恺这一身军装客客气气地说:“爷,我们这儿现在还没开始迎客,要不您等会儿再来?”周恺皱眉,徐晨皓看出来周恺不太高兴,就赶紧说:“跟你们班主说,周少校要见他。”跑堂的一看周恺确实气度不凡,就赶紧叫了班主过来。
    
    
    
    
    
    
    “哎呦,周少校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林贵祥满脸堆笑,请周恺到上座坐下,问道:“不知周少校所为何事?”周恺呷了口茶,放下茶杯,看着班主问道:“听说,林班主的戏园子里,有个叫赵钊彦的?”
    
    
    
    
    
    
    林贵祥正想周恺怎么想起来问赵钊彦这个人,再一想前些日子在警察厅厅长家里演出完了之后,周恺对赵钊彦的态度,就觉得不一般,赶紧回答道:“是是是。今年刚十八,是唱旦角儿的。前几日少校在朱厅长三夫人生辰的时候听的那首《秦淮景》,是他的拿手戏。”
    
    
    
    
    
    
    周恺点点头,又多问了几句,林贵祥也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人,赶紧去后台叫了赵钊彦过来。
    
    
    
    
    
    
    
    赵钊彦本来在后院儿吊嗓子,结果被班主急急忙忙地拉到正厅,看见那日在朱府后花园在他休息室门口站着的军官坐在那儿喝茶。

班主看赵钊彦不动劲儿,用手肘示意他去给周恺沏茶。赵钊彦心里一万个不愿意,但是又不能驳了班主面子,只好上前拿起茶壶,往周恺的茶杯里倒茶。周恺抬眼看他,正好看见赵钊彦也在看自己,低头露出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
    
    
    
    
    
    
    周恺喝完茶略坐坐就要走,给了徐晨皓一个眼神,徐晨皓招手让班主过来,附在他耳边告诉他今天晚上周恺要来听戏,帮忙留个好位置。班主小鸡啄米般点头,笑得满脸褶子地把周恺和徐晨皓送走了。

看来,赵钊彦真真儿是自己的摇钱树啊。
    
    
    
    
    
    
    晚上在家吃完饭,周雨在屋子里看报纸,然后就看见周恺进来换了一身便装。“干嘛去?什么事儿能让我弟弟脱了军装穿便服?”周雨合上报纸戏谑地看着周恺。周恺没说话,只是整了整有些翻起来的领子。

“快跟哥说说,是哪家小姐让我弟弟这么正式?”周恺低头整理扣子,说了声“我去听戏”。
    
    
    
    
    
    
    周雨想了想,问道:“畅音阁?”见周恺点了点头,周雨又问是不是朝颜。周恺心想他哥什么时候这么机灵了,想着反正也躲不过,就点了头。抬头就看见他哥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周恺没跟他解释,说了句“我走了”便下楼了。
    
    
    
    
    
    
    徐晨皓的车在周公馆门口等了有一会儿了,为了不引人耳目还特意换了一辆私家车,没开军车出来。徐晨皓看见周恺穿着一身黑色丝绒西装出来的时候下巴都要掉地上了,周恺看他震惊的神情,不禁皱了皱眉头:“怎么?”徐晨皓连忙摆手,他只是第一次看见周恺穿除了军装以外的衣服。
    
    
    
    
    
    
    到了畅音阁,就有跑堂的引着周恺到了班主提前给预留好的位置。鱼皮花生,椒盐瓜子儿,话梅果脯,一壶上好的龙井茶,上等果点满满地摆了一桌子。周恺坐下来,桌子上的东西动都没动,只是时不时地看看腕表。
    
    
    
    
    
    
    过了会儿,台上传来锣鼓之声,周恺的眼睛马上锁定在台上,就连徐晨皓也把没磕完的瓜子儿放回了盘子里,老老实实地看着台上。
    
    
    
    
    
    
    赵钊彦穿着一身花影重叠的戏服从帘子后出来,脸上画着浓重的妆容,但是周恺还是凭着那双眼睛看出了是他。赵钊彦先是随着乐曲舞了一段,衣袂飘飘,眼神包含了万种情思,若不细看真是看不出是个男子反串的。
    
    
    
    
    
    
    不愧是畅音阁的台柱子。周恺只知道他的《秦淮景》唱得令人痴醉,今天算是领略了赵钊彦的真正实力,一曲《牡丹亭》唱得周恺突然有些心痛,特别是那句“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一曲结束,周恺不吝啬自己的掌声,只是眼睛依然锁定在台上那个纤细的身影上。
    
    
    
    
    
    
    
    
    或许是周恺的眼光太过刻意,赵钊彦向台下观众谢幕之后掀开帘子回后台之前,走到离周恺不远的位置,抬头对周恺笑了一下。
    
    
    
    
    
    
    得到回应,周恺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几分。

    —TBC—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