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风荷举🌸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恺彦】眉间落雪

设定为军阀×戏子

私设如山,OOC严重,时间线混乱

不喜勿入

(一)

1924年,南京城。



周家大宅。



“二少爷回来了。”周恺脱下黑色的披风,穿着一身军装进了大堂。向父亲母亲问过安后,周恺摘了帽子进了自己跟周雨的屋子。进去了就看见周雨穿着一身规规矩矩的西装,在穿衣镜跟前摆弄那只怎么弄都歪着的领结。


“许久不见你穿得这么正式了,今儿晚上是要干嘛去?”周恺脱了军装外套,坐在沙发上拿起那一沓报纸随意翻看。“嗨,还不是那个警察厅厅长,今儿他三姨太过生日,给我发了请柬,就在桌子上呢。”


周恺起身从金丝楠木书桌上拿过那张被周雨扔在那儿的请柬,一张薄薄的红纸,还有些刻意地烫了金。周恺把自己内袋里一模一样的请柬拿出来在他哥面前晃了晃。


“诶?他也给你发了请柬?”周雨拿过来看了看。“可不,他们管家巴巴儿地给送到我那儿了。”周恺本身就不爱这些社交活动,不过这次他倒是想看看这个警察厅厅长想搞什么名堂。


周家靠实业发家,他们的父亲是新上任的财政部副部长,爷爷是前立法院院长,周恺最近刚刚升了军衔,成了军队里最年轻的少校,而同胞哥哥周雨前两年接手了家里的公司,在上海有钢铁公司和丝绸公司,周雨也是在南京总部帮着管事儿。


这场聚会,请客吃饭是假,巴结讨好是真。警察厅厅长的龌龊事儿在南京城已经是人尽皆知的秘密了,想来这次就是要抱他跟周雨的大腿了。还没见到他人,周恺就已经想象出他那副丑陋的嘴脸了。


福特车驶入警察厅厅长府邸的院子里,稳稳地扎在门前。周恺没换衣服,穿着那身墨蓝色的军装就来了,戴着一顶宽檐军帽。“你没换衣服啊,有点不正式吧?”周雨看了看的弟弟的衣服,虽说他也不太喜欢这种假模假式,不过穿着军装总归会给人一种压迫感,更何况今儿还是人家爱妾的生日。


“我没那么多规矩,走吧哥。”周恺掸了掸肩上并不存在的灰,跟周雨一前一后地进了金碧辉煌的宴会厅。


把红纸烫金的请柬放在宴会厅门口的桌子上给人看了,周雨跟周恺就在宴会厅里端了杯酒,小声地谈论这个厅长到底想要搞什么名堂。



“哎呦,周少校和周老板大驾光临,真是让我这寒舍蓬荜生辉啊。”警察厅厅长朱智锵朝着周家两兄弟走过来,满是横肉的脸上堆着极尽谄媚的笑,身边就是今天晚上的寿星王丽有。


“朱厅长谬赞了,还祝三姨太芳华永存,青春永驻。”周雨在商场上历练了这两年多早就练就巧舌如簧的技巧,周恺只是在旁边举杯示意,这些说好话儿的活儿,还是交给周雨比较好。


“还未祝贺二公子高升。”一旁的王丽有冲着周恺举杯,周恺碰了一下杯,点个头也就当回应了。

“老爷,你看二公子跟咱们琳琳是不是很般配?”王丽有突然把话题扯到周恺身上,这让周恺着实愣了一下。这是要用亲事跟他周家攀上关系?这老狐狸想得还真多。周恺想到这儿,不禁皱紧了眉头。


周雨感觉到弟弟不快的情绪,笑着跟朱智锵夫妇说道:“朱厅长说笑了,小弟如何配得上令爱呢,我们周家是万万高攀不起的。”


废话,朱家四小姐的娇气可是在整个南京城的社交圈里都赫赫有名的,要是这朱四小姐当了自己弟媳妇儿,那周家大宅的房顶还不要让这祖宗给掀了去?那一家子也要没好日子过了。


朱智锵也不是不会看眼色的人,周雨话里的拒绝意味已经很明显了,不过没关系,他还有其他办法跟周家两兄弟套近乎,总之这大腿他可得抱好了这对自己以后的仕途可是会起到很大作用的。


“今儿我特地请了畅音阁的台柱子,不知二位可否赏脸?”


“那是自然。”


戏台子搭在后花园,朱智锵为周雨和周恺留了视野极佳的上座,旁边的红木小几上有各类干果和一壶上好的雨后龙井。周恺不太喜欢听戏,咿咿呀呀的腔调免不了有点矫揉造作的意味在里面,烦。周雨就不一样了,他还是挺爱听戏。不过这种场合周恺走也不合适,只好在座位上嗑着瓜子儿。


说什么特地请的畅音阁的台柱子,坊间传闻这三姨太就是以前畅音阁的一个戏子,因一曲牡丹亭深得朱智锵的喜爱,立刻就给她赎了身娶回家当了三姨太。


周恺用手肘怼了一下正听得津津有味儿的周雨:“哥,咱什么时候走?”周恺生性喜静,这种嘈杂的场合他真不适应。“等会儿,压轴的马上来了。听说是《秦淮景》呢。畅音阁的台柱子,畅音阁的招牌曲子,听完咱就走,不然不白来了?”周恺看劝说无果只好也随了他哥,把宽檐帽摘下来捋捋头发,抓了把瓜子儿在手心里琢磨着这得什么时候结束。



周恺捻了颗瓜子儿刚要往嘴里放,就看见一抹水墨画似的影子从幕布后闪到前面,坐在了小凳上,面前支起了一个架子,架子上放了一把古琴。刚刚那抹影子在琴前坐定,周恺这才看清那人的模样。


三千青丝垂于脑后,头上绾了个髻,用一根簪子固定住,身穿一袭绘有古代山水的丝绸长衫,整个人有一种清冷孤傲的气质。那人抬起头,让周恺着实惊讶了一把。


竟是男子。


这倒是让周恺来了兴趣,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有男子唱《秦淮景》这首曲子,把瓜子儿放回盘子里,打算好好欣赏一下。


少年的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站了一排穿着水墨调旗袍的女人,应该是给他和声的。


我有一段情呀,唱给诸公听呀


诸公各位心呀心静静心呀



让我来唱一支秦淮景呀


细细呀 道来



唱给诸公听呀


吴侬软语,让人如痴如醉。清冽的声音里也多了一些男子的英气,周恺本来低着头在听,无意间抬头,一下子撞进了那双黑色的眸子里,仿佛有心灵感应一样,那个少年也抬头看了周恺一眼,两道目光撞上,周恺仿佛被黑洞吸住了似得,不知不觉愣住了。



摸过桌上的戏桥,看了一眼演员的名字和戏曲名。


朝颜《秦淮景》

—TBC—

评论(5)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