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风荷举🌸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恺彦】星光之下(八)

@烈酒清茶 的联文

娱乐圈向

前辈恺×后辈彦

OOC预警,不喜勿入。

在赵钊彦拍戏期间,家族演唱会又举办了几场,最终在北京完美收官。

周雨是个善解人意的老板,当场大手一挥,包下了一个酒吧,让自家艺人好好儿地玩一通。

赵钊彦穿了一身白卫衣牛仔裤,在一众穿着夜店风服装的前辈们中间有些扎眼。他不太喜欢这种场合,只端了一杯菠萝气泡酒在吧台坐着。

“哎呀,彦彦你怎么在这儿坐着啊?我找了你好久了。”张子星走过来,亲昵地揽住赵钊彦的脖子。

赵钊彦浅浅地笑了一下,张子星跟他差不多大,两个人在《Roommate》的时候就比较聊得来。赵钊彦叫了酒保给张子星上了一杯树莓汁。

“哎,为啥你能喝酒我就得喝果汁!”张子星抗议,赵钊彦挑眉,“我比你大啊,乖乖喝果汁吧。”

周恺本来跟周雨还有yoki聚在一起喝酒,眼神却总在人群中踅摸那个清瘦的身影。“找什么呢?”周雨拍拍他的肩膀,周恺摇摇头,结果一转身就看见了在吧台前坐着的赵钊彦,宽松的白卫衣让他看起来更单薄。

只不过,看到赵钊彦身边坐着的张子星,周恺的眉皱得更紧了一些。

不舒服,他身边出现的所有跟他亲昵地人都让周恺不舒服。


周恺给张浅欣发了微信,说自己要先走,张浅欣就赶紧从经纪人那边过来找他,看他脸色不太好,也就没在酒吧里问他。

上了保姆车,张浅欣看周恺的脸黑得可以跟锅底媲美,就开玩笑地问:“谁惹小周总生气了?”“没有。”

还说没有,那股火都要从嗓子眼儿喷出来了,张浅欣想。

“没关系的嘛,说呗……”

“我说了没有。”

张浅欣知道周恺已经生气了,再问下去也只会告诉她“没有”,也就默不作声,在一旁玩手机了。

把周恺送到他自己的公寓,张浅欣也准备回自己的家,结果接到了周总的电话。

“喂,小张呀?”

“周总,有什么事儿吗?”

“我没找到小恺,他是不是先走啦?”周雨那边乱糟糟的,应该还在酒吧那边玩儿。

“嗯,恺哥今天,心情好像不是很好,就提前回来了。”

“嗯?他跟你发脾气了?”

“没没没,就是有点不高兴。”

“好,我知道啦,辛苦你了。”

周雨挂了电话,就开车去了周恺的公寓。他有周恺公寓的钥匙,就自己开了门进去了,周恺正好刚洗完澡出来,正拿着毛巾擦头发。

“你怎么过来了?”周恺看见他哥这么进了他家也不奇怪,就是今天他哥玩儿得挺开心,怎么突然就过来了。

“听你经纪人说,你今天不高兴了?怎么,谁惹你了?”周雨坐下,拿起茶几果盘上的一个苹果就开始啃。“没有,你知道我本来就不太喜欢那种场合。”周恺也坐下来,开了一瓶气泡矿泉水。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周恺拿过来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出来的“钊钊”,让他心漏了一拍。

“喂,恺哥?”

“嗯,怎么了?”

“你怎么玩一半就走啦?不舒服吗?”

“不是,我不太喜欢热闹。”

“啊,我跟子星他们玩到一半想去找你,结果发现你不见了。”

“嗯,你好好玩。”

周雨在旁边看着,发现周恺虽然面无表情,但是指节泛白,都要把手机掐碎了。

“嗯,那恺哥早点休息吧。”

“好,晚安。”

周恺挂了电话,脸色更不好了,周雨刚想问他是怎么了,结果就看见周恺一下子把手机扔了出去,砸在地板上,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不是吧,火气这么大?”周雨还是头一次看见自己弟弟发这么大火。

“太讨厌了他。”

“谁,谁太讨厌了?哥帮你揍他。”

“不用。”

然后周总被自己弟弟推出了门,站在门口握着手里那半个还没吃完的苹果,一脸懵逼。

周恺在沙发上坐着,烦躁地揉了揉头发。

他自诩泰山崩于前自岿然不动,但却因为赵钊彦和女生在一起笑得开心就发了这么大的火,周恺自己都有些奇怪。

高尔基的那句话似乎说错了,嫉妒才应该是人类进步的阶梯。

因为无名的嫉妒,小周总意识到了自己对赵钊彦的感情。

周恺更烦躁了,把自己的头发揉的跟鸡窝一样。

—TBC—

评论(4)

热度(19)

  1. 烈酒清茶一一风荷举🌸 转载了此文字
    哎嘿嘿嘿,周总终于发现了自己的心意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