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风荷举🌸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恺彦】小祖宗(军装车番外一,ABO生子)

一个短篇居然还有番外,而且不止一个😂😂😂

欢迎周默小朋友💕


赵钊彦咬了一口炒鸡蛋,脸拉下来,撂下筷子就往洗手间跑。


周恺夹了一块炒鸡蛋放进嘴里,没什么啊,自己吃着挺好的,怎么给赵钊彦恶心成这样子?


周恺刚要起身去看看赵钊彦,赵钊彦就从洗手间出来了,脸色煞白。周恺搂着赵钊彦的小身板儿,呼噜着他后脑勺,问他:“怎么样啊?还难受吗?”


赵钊彦的小脑袋整个埋在周恺的颈窝里,哼哼唧唧地。“就是反胃,什么都不想吃……但是我想吃柠檬片,酸酸的那种。”说着还吧唧吧唧嘴。


周恺本来还挺担心他这样什么都不想吃,还一个劲儿反胃会把胃弄坏,现在突然说想吃柠檬,周恺就拿手机订了鲜果专送给送到家里。


二十分钟后,周恺看着拿着鲜柠檬片吃的开心赵钊彦,生怕他把胃吃坏了,就默默地拿走了一半。然后躲起来,给周雨打了个电话。


“喂,小恺,怎么了?”周雨刚把樊星哄睡着,就接到了周恺的电话。


“雨哥,钊钊有点不正常最近。”


“怎么个不正常法儿?”


“总是反胃,还想吃酸的东西。”


“这种情况持续多久了?”


“四五天了。”


“冒昧问一下,你俩上次做是啥时候?”


“就上次咱们聚会那天啊,彦彦发情期我就提前回来了……你是说……”


“以我过来人的经验,应该是这样的。你下午带他去检查一下吧。”


周恺挂了电话,还是有点不可置信。赵钊彦怀孕了吗?就那一次,就这么准?虽然之前在队里的时候做过适配度测试,他俩还挺高的,但是周恺还是不太相信。


回到饭桌前,剩下的一小盘柠檬片都被赵钊彦吃光了,赵钊彦还意犹未尽地舔舔手指上留下的柠檬片的汁水。


“我们下午去医院吧,去检查检查。”周恺收拾碗筷,拿到流理台去洗。“啊,我不要。要是要打针怎么办。”赵钊彦的抗拒声音很强烈。“但是你这样一直反胃也不是事儿,听话,去检查一下。”周恺的声音虽然很轻但是透露着一种“你必须得去”的气势,赵钊彦只好乖乖点头。


周恺擦擦手,蹲在赵钊彦面前,抬手揉揉他的头发。“钊钊真乖。”然后在他的脑门上吻了一下。赵钊彦似乎一下就忘了下午要去医院这件事,对着周恺甜甜地笑了。



下午到了医院,周恺去自助挂号机前去排队,赵钊彦就坐在医院大厅的椅子上等他。不一会儿,就有迷妹过来问:“请问,你是赵钊彦吗?”





“啊,对,我就是。”赵钊彦从白色的围巾里抬起头,是两个女孩儿。




“啊!真的是彦彦啊!你怎么来医院啦,不舒服吗?恺哥呢?”迷妹关切地问。“哦,他在排队挂号。”赵钊彦指指不远处的自助挂号机。




“钊钊,走了。”周恺走过来的时候赵钊彦跟两个迷妹聊的开心,周恺过去拉住赵钊彦的手。“恺哥!”两个妹子跟周恺打招呼。




周恺扣住赵钊彦的手,礼貌性地点点头,说了句“你们好”,领着赵钊彦就走了,赵钊彦还回头跟那两个妹子挥手再见。




“你对人家女孩子怎么这么冷冰冰的,说你是酷盖真没说错。”赵钊彦似乎对周恺刚刚的态度不太满意。“我只对你一个人温柔就够了。走吧,去四楼。”周恺拉着赵钊彦进了直梯,看着赵钊彦反应过来刚刚那句话之后一直看着自己的目光,周恺的嘴角扬起了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等等,恺哥我们为什么要来四楼?四楼不是产科吗?”赵钊彦问周恺,周恺没说话,带着赵钊彦径直进了专家门诊。




医生说让赵钊彦去做个B超,赵钊彦进了B超室,周恺就在外面等他。赵钊彦出来之后,两个人坐在一起,赵钊彦似乎也明白了这是什么情况,两个人都没说话,但是手却紧紧地握在一块儿。




“赵钊彦!”被叫了名字的赵钊彦进去拿结果,周恺更紧张了,万一不是,怎么办呢?




赵钊彦拿了报告单和B超照片出来,看着周恺表面上冷静其实紧张得不行的样子笑了一下,他还没见过周恺这么紧张呢。




“喏,恭喜你啊周爸爸。”




周恺接过赵钊彦递过来的报告单和B超图片,报告单上白纸黑字地写着“妊娠两个月”,周恺看看报告单,再看看赵钊彦,还是一脸不敢相信的样子。




开车回家的路上遇到红灯,赵钊彦看看沉着的周恺,问他:“恺哥,你不喜欢小孩子吗?”周恺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就回答了一句:“没有。”




“可是我看你从医院出来之后就不太高兴的样子,看到报告单也没什么反应。”虽然赵钊彦知道周恺是一贯的波澜不惊,沉着冷静,但是在这种事情上他都没有反应,实在是太反常了。要知道,樊振东发现周雨怀孕之后恨不得昭告全世界。




“我心疼你。”周恺说了这么一句,赵钊彦就明白了。




“没关系啊,这个孩子是我跟恺哥的孩子,再疼我也不怕。再说了,都说孩子随爸爸不是吗,你这么疼我,孩子肯定也跟你一样,不会让我疼的。”说着,赵钊彦握住了周恺的手。




周恺回头,看到一束阳光从车窗外面射进来,把赵钊彦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片金色里,这时候周恺释然了。是啊,这个现在还没发育完全的小东西是他和钊钊的孩子,应该也会像钊钊那么温柔的。




回家之后,赵钊彦说累了,整个人像一个人形挂件一样挂在周恺身上不肯下来。“我要去睡觉。”赵钊彦勾着周恺的脖子哼哼唧唧地说,周恺也只能认命地把他抱到卧室。等赵钊彦搂着周恺睡着了的时候,周恺起身,拿手机把正在沉睡的赵钊彦给照了下来,也拍了B超图片,发了个微博。




周恺Lucky:你要乖一点,你小爸怕疼【赵钊彦睡颜jpg】【B超图片jpg】




周恺发了微博之后,把手机关机,躺在床上搂着赵钊彦进入了梦乡。




所以等他们两个午睡醒来的时候发现,微博下面已经沦陷了。赵钊彦看着周恺,周恺拿过他的手机,点了转发的符号,又还给赵钊彦。




赵钊彦刚刚转发周恺的微博,宋旭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彦彦,你怀孕了?”宋旭单刀直入,直奔话题。“嗯……怀了。”赵钊彦看了周恺一眼,然后咬咬下嘴唇说。“哇,你们可真速度,刚结婚一年诶,这么快。恺哥不想过二人世界啦?”尹航接过电话,调侃赵钊彦。




“让钊钊早点生孩子,就早点痛完了得了。我不想看他那么痛苦的样子。”周恺从赵钊彦的手里拿过他的手机,对话筒那边的宋旭和尹航说。




赵钊彦看着那样的周恺,心里就像炸开了一朵朵烟花,绚丽璀璨地不得了。周恺挂了电话,看身边的小孩傻笑,也不禁微微扬起嘴角,摸着赵钊彦柔软的头毛。




“周恺,我好爱你啊。”周恺还没反应过来小孩儿对他连名带姓直截了当的告白,就发现自己已经被赵钊彦吻住了。四唇相接,不深入,却深情。




赵钊彦的妊娠反应不是很大,不过每天的营养餐是必须的。每天早上起来先是一杯营养蛋白粉,怕赵钊彦喝不习惯,周恺还买了巧克力味和草莓味两个口味。每天中午的饭菜都不一样,周恺还去楼下书店买了一本孕期食谱,天天变着法儿给赵钊彦做着吃,以至于赵钊彦的小肉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多了起来。




所以在赵钊彦的强烈要求下,每天晚上吃完晚饭,两个人都要去散散步。




这天周恺和赵钊彦刚出小区,就发现小区门口开了一家母婴用品商店,两个人这才想起来都还没准备孩子的衣服鞋子还有各种生活用品,于是就一起进去看了看。




周恺觉得这小东西到现在都没什么大动静也没让赵钊彦特别难受,这么乖应该是小女孩才对,所以就摘了一件粉色的蕾丝裙子给赵钊彦看。结果赵钊彦一脸尴尬,周恺看看他手里的,明显是一件小男孩的衣服。




最终两个人还是什么都没有买。孩子的性别没有确定下来,东西总归是不太好买,等到了月份去做四维彩超就能知道了,那时候再买也不迟。




赵钊彦没怀孕之前每天都是零食不断,最后被周恺限制一天只能吃一包薯片,现在怀孕了连每天一袋地薯片都没了。周恺天天看着赵钊彦苦唧唧的脸也不好受,就问他:“我要去楼下超市买菜,你要不要跟我一块儿?”看赵钊彦不理他,专心拼乐高,又小声说了句,“可以买一点零食。”




然后就看赵钊彦特别利索地站起来,自己穿好了外套,系好了围巾。周恺看他这行云流水的动作也忍不住笑了,摇摇头,蹲下来给他穿鞋系鞋带。




周末超市人比较多,周恺单手推着购物车,那只手跟赵钊彦十指相扣,边走边问赵钊彦想吃啥。赵钊彦报蔬菜名,周恺就去拿。最后奖励赵钊彦今天的表现,周恺给他拿了一板AD钙奶和一包混合果冻。




孕期的赵钊彦似乎比以前更粘人,自从知道宝宝的耳朵已经发育好之后,赵钊彦每天都让周恺给他讲故事,格林童话呀,安徒生童话呀,迪士尼童话故事啊还有古希腊神话故事,周恺都讲了个遍,而且倒背如流。经常是周恺还在讲故事,赵钊彦已经睡着了,他像是有一种本能,睡着了之后总能准确地拱到周恺怀里,找到舒服的位置接着睡。





周恺对赵钊彦的撒娇和粘人都甘之若饴。以前没在一起的时候他太过谨慎,不敢越雷池半步,不敢对赵钊彦有什么太超过的举动。在一起之后,他也只是淡淡的,但也从来不掩饰自己对赵钊彦的爱了,虽然不善表达,但是赵钊彦说了,他就喜欢这个笨嘴拙舌的周恺。




预产期将近,周恺和赵钊彦每天都在为这个小祖宗的降生做准备。




破水来的猝不及防,周恺愣是把私家车开出了赛车的速度,到了医院,进手术室之前周恺握住赵钊彦的手,吻了一下他的额头,笑着对他说:“钊钊,加油。”




之后则是漫长的等待。



樊振东和周雨带着樊星来了,尹航和宋旭也在他们后面赶到。但是周恺没心思去跟他们说话,他现在满心满肺都是他的钊钊。




自然生产那么疼,他会不会害怕?他会不会哭?要不是这家医院不许陪产,周恺早就进去配着赵钊彦一起了,他仅存的一丝理智让他断了走后门的这个念想。




突然,产房的门打开了,大夫走出来,问道:“谁是产夫配偶?”周恺举手:“我是。”医生说赵钊彦的骨盆太窄,而且身子比较弱,现在使不上劲,得让配偶进去用信息素安抚一下。




赵钊彦有危险这件事让周恺第一次托人找关系,用了10分钟就让自己进了产房。进了产房,周恺看见赵钊彦满头的汗,被咬地快出血的下唇,一阵心痛。




把赵钊彦的手紧紧攥在自己手里,周恺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安慰着在痛苦挣扎的赵钊彦。可能是因为有了周恺的陪伴,赵钊彦力气大增,一个用力就顺利地完成了一个艰巨的任务。




周恺从医生手里拿过剪子,剪断了脐带。他看着那个黏黏糊糊的小生命,心里突然涌起一种前所未有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这是他的钊钊用尽全力给他生的孩子,他以后都要好好保护他。




“恭喜,是个男孩儿,身长六十公分,体重五斤六两。”周恺和赵钊彦听到护士报告孩子的信息,四目相对,会心一笑。




“所以,你们给孩子起了啥名字?”周雨樊振东和宋旭尹航站在赵钊彦病床前看着恺彦两口子逗孩子,忍不住问了一句。




“出生的那天是周日,所以就叫周默,沉默的默。”周恺一本正经地说。“那你还不如直接叫周日好了。”周雨明显对这个名字不是很满意。“周默,挺好的呀。男孩子嘛,沉默是金。”赵钊彦帮他恺哥说话。




“要是跟周恺一样沉默就坏了,保不准哪天白菜就被人家不沉默的给抢走了。”周雨的调侃让其他人都笑了。




周恺看着赵钊彦,赵钊彦看着周恺,从彼此的眼睛里读出了爱意。




沉默也没有关系,因为你的爱已满溢。




—END—

评论(11)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