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风荷举🌸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

【恺彦】眉间落雪(八)

设定为军阀×戏子

私设如山,OOC严重,时间线混乱

不喜勿入

(八)

本章周恺视角


周恺坐在军帐中,手里拿着一张小小的照片。那是他离开南京之前,赵钊彦特地去照相馆照的他自己的照片。赵钊彦说,见照如见人。周恺摸摸他的头发,笑着收下了。


照片里的男孩儿,笑得让世间万物都失去了颜色,唯独他是一抹亮色,那颗小虎牙露出来,显得乖巧中也有了一丝俏皮。周恺把照片好好收起来,继续专注于桌子上的那张作战地图。


毕竟,只有平了战乱,才能一直陪在钊钊身边啊。


眼下他们驻扎在棠城,战事暂歇。今天倒是个好天气,多日的阴雨突然放晴,周恺的心情也随着天气放晴变得好了一些。


就在周恺思考下一步要如何进攻之余防守,徐晨皓打开帐篷的帘子,对周恺说:“有人来找你啦。”周恺还纳闷儿谁找自己能让徐晨皓来通报,结果徐晨皓一闪身,身后冒出一个面上略有疲惫之色,拎着个小包裹的少年,看见他就毫不吝啬地笑得眉眼弯弯。


“钊钊?”周恺面露惊讶之色,赵钊彦带着笑到了他面前。徐晨皓看这样子,也就不在这儿做电灯泡,退了出去,给他们留了空间。


“钊钊。”周恺看着眼前这个少年,忍不住上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南京到棠城,火车都要三天三夜,路不通,你怎么来的?”赵钊彦笑着回答他:“我就这么来的,坐坐走走,就到了呀。”

周恺是有些惊讶的,他知道,赵钊彦自从五岁到了南京之后就从来没出过南京城,更别说坐这么长时间的火车来这么远的地方了。


“那戏园子那边,你怎么说的?”


“我就留了张纸条啊,就来了。我想见你。”


周恺被赵钊彦如此直白的告白整得有些懵,不过看到赵钊彦红了的耳朵,周恺心里似乎化开了一块糖,黏黏糊糊的但是也甜甜的。


小孩儿看见他住的地方撇了撇嘴,然后把自己的小包裹放在桌子上,拆开之后,只是有两件衣服,下面是一堆熟悉的小盒子。“你看,这是马蹄糕,这是凤梨酥。”都是周恺爱吃的,但是这些糕点都易碎,可是这时候还是完完整整地在小盒子里。


火车那么颠簸,他一定很累了,还要注意这些小东西。周恺转过身,一把把赵钊彦抱进了怀里。


“钊钊。”周恺紧紧地抱住他,“你来了就好了。”周恺感觉到怀里的脑袋轻轻地动了动,脸上笑出了几条笑纹。


入夜,周恺和赵钊彦跟着士兵们围着篝火坐在营帐外,周恺坐在赵钊彦身边,看着他月光下更加纤长的睫毛,心里有些痒痒。男孩子对于自己的美貌总是有意无意地忽略,但在周恺看来,赵钊彦比那些名媛好看多了。


赵钊彦之前跟着戏园子过来进行过慰问演出,所以士兵们都认识他,便开玩笑一般说:“今儿难得,赵老板给我们来一段儿吗?”周恺微微皱眉,看看赵钊彦的脸。


赵钊彦应该是没想到居然有人要他在这儿唱戏,一时没反应过来,稍稍愣了一下神,然后微微一笑:“好啊。清唱一段《西厢记》怎么样?”


周恺没想到赵钊彦真的会答应,眉头皱得更紧了。刚想拉住他让他别唱,垂在身侧的手就被捏住了,转过头是赵钊彦亮晶晶的眸子。手上的茧子被赵钊彦细腻的手指摩挲着,周恺感觉自己似乎也没有那么不开心了,对着赵钊彦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我们想听没办法啊,得听我们少校的。”赵钊彦看着周恺,周恺感觉自己真的是被这少年栓得死死的,轻轻地点点头,算是应了。


赵钊彦找了个高地站上去,先是清了清嗓子,酝酿了一下情绪,开口便惊艳四座。


恹恹瘦损,早是伤神,那值残春。罗衣宽褪,能消几度黄昏?风袅篆烟不卷帘,雨打梨花深闭门;无语凭阑干,目断行云。

周恺看着站在高处唱着戏词的赵钊彦,脸上不自觉地露出了浅浅的笑。就算没有浓重的妆容和华丽的戏服也能让人随着他的声音进入情境。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为舞台而生。他的钊钊就是这样的人吧。


一片云散开,月光倾泻,明月光为吟唱的少年镀上一层银边,夜色茫茫罩四周,赵钊彦穿着白色的长衫在月下清唱,歌声悠扬,天边新月如钩,周恺觉得,这是自己这辈子看到的最美的景色了。


赵钊彦的声音清脆,真真应了那句“大珠小珠落玉盘”,似乎用这句诗来形容他周恺还觉得不够,但又觉得世间所有的诗句来形容他却都差了那么几分感情。


棠城上空仿佛飘荡着少年清脆珠落的声音,久久回荡不息。


赵钊彦一曲终了,自然是收获了满座掌声雷动,周恺看见赵钊彦不好意思地笑笑,小孩儿的目光对上他的,眼睛里仿佛是在问他的意见,周恺笑了一下,点点头,果然看见小孩儿眼里的星星更亮了。


赵钊彦眼里的星星,是周恺看见过的最亮的星星。


时候不早了,周恺让士兵们站好,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宣布解散,就往营帐里走,进去之后才发现赵钊彦一直跟在自己身后。对上身后那人亮晶晶的眸子,周恺突然有点慌张,深吸了一口气,问道:“晚上跟我睡,可以吗?”


周恺说完有觉得有些唐突,可赵钊彦却回答得清澈。


“可以呀。”


周恺得到回答,轻轻地笑了一下,手又不自觉地伸到赵钊彦的头上,赵钊彦也顺着他的动作晃了晃头,任由一头柔顺的头发被周恺揉地乱糟糟地。


因为有可能会夜间作战,周恺一般都和衣而睡,今天怕徽章硌到赵钊彦,就把外套脱了,上身只穿着衬衫,反正帐篷里也生着炉子,不会太冷。


床明显比前一天宽大了许多,应该是两张床拼在一起了。想都不用想,周恺知道肯定是徐晨皓这么做的。


不过,这次做得不错。


两个人互道了晚安,周恺背对着赵钊彦睡。半梦半醒间,周恺感觉身后有一双手搂住了自己的腰,轻轻的笑了一声,就转过身,对上赵钊彦那双毫无睡意还有点委屈的眼睛。把他有些长了的头发拨弄到一边,伸手把他圈在自己怀里,亲亲他的发顶。


“睡吧。钊钊,晚安。”


第二天清晨,周恺洗漱完进帐篷就看见赵钊彦迷迷蒙蒙地坐在床上,好像还没有完全清醒。走过去捏捏他的脸,小孩儿这才悠悠转醒。“起床洗漱,吃点儿早饭吧。”赵钊彦这才知道自己起晚了,脸上绯红,周恺见了又没忍住,上手捏了两把他的脸。


热气腾腾的粥和馒头已经是军营里难得的吃食了,赵钊彦把一碗粥喝得干干净净,嘴边有点粥,都被周恺用拇指拈走了。


“今天部队里有要回南京汇报的,等会儿你跟他们一起回去。”吃完早饭周恺对赵钊彦说,赵钊彦点点头,周恺还是不放心地说,“路上注意,下次可不能这样冒冒失失地就来了。”周恺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话就多了起来。


“好啦,周恺你什么时候话这么多了。”周恺还想多嘱咐几句,无奈话没出口就被赵钊彦捂住了嘴。眼前的人看着他,笑出了小虎牙。周恺眼神一暗,拿开那只捂住自己的嘴的手,两手相握,用一只手扳住赵钊彦的下巴,吻上了赵钊彦的唇。


这是两个人人生中的第一个吻,不深入却深情,周恺未敢多作停留,他怕再吻下去,他就不想放赵钊彦走了。


唇瓣分开,周恺紧紧地抱住赵钊彦,在他耳边低声说:“钊钊,等我。”


回答他的,是赵钊彦轻轻的点头。


周恺送赵钊彦上了回南京的车,看着手心里那只玉佩,那是赵钊彦的妈妈给赵钊彦的,说是要他将来送给心爱之人当作信物。


赵钊彦把他的情全部给了周恺,而周恺也只能在用情回他的同时,给他一个太平世界,让他安安静静地唱戏,永远都笑得露出那颗小虎牙。

 -TBC-

唠叨一下

文学史课上,有一个读书推荐环节,同学推荐了耽美小说,老师之后就说到这很正常。但是给男团成员配cp,写同人,甚至在CP某一方结婚生子之后cpf就会说什么“我的cp碎了”之类的话,这很不正常,甚至有病。
老师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很难堪。室友坐在旁边说“这说的是谁啊”,她们都知道我在写同人。我当时是手发凉,低着头,我不知道我该怎么样去听老师那些似乎在指证我“有病”的这些话。
但是我们又碍着谁了呢?我们在我们自己的一个小圈子里安安静静地去吃自己的cp,安静地产粮,从来都记着“圈地自萌”,他们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我们都很高兴,很少偏激,我们又做错什么了呢?
老师的这番话,说的是在场的我,但是同时也说了每一个在自己安安静静吃cp的cpf,我们做错了什么,只不过是在做我们自己喜欢的事情,并没有妨碍到谁。
心情很差

他俩也太瘦了😭

不过这个队服真的很好看啊😊

图源cr.侵删

果然是我恺彦

赢啦☺

来来来,开放点梗,仅限恺彦

我可真是太高兴了

从去年年末到现在我终于等到了恺彦双打😭

来吧点梗吧,我挑一个写

恺彦啊😭😭😭是恺彦😭😭😭

北极圈要过年了😭😭😭

2018-2019乒超联赛方博应援

应援一号,手幅

这次鞍山对于我来说,有遗憾也有惊喜。

没看到恺哥的单打,解放军队未能出线是我的遗憾,我很高兴能够看到彦彦和彬子的成长,他们是最棒的❤

或许这是我乒超前最后一次现场看他们,但我尽力为他们打call了,虽然结果让人不是很满意,但我相信,会有一天,他们都会成为那颗最闪亮的星。

还有前路,未来可期💕

【恺彦】眼镜

给海神 @图书馆馆长千羽海神 的生贺,拖了一个月了

这是一个不近视的赵钊彦非要戴眼镜的故事

某天赵钊彦和周恺一起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剧,剧里的男主角戴着一副圆框的金丝边眼镜,赵钊彦觉得还挺好看的,而且戴上眼镜之后不是会显得很有学问吗。不过自己不近视也不远视,怎么才能戴眼镜呢?


“恺哥,你觉得我戴眼镜会不会好看?”赵钊彦觉得自己想的话是总也想不出结果的,倒不如问问周恺。


周恺闻言,放下手里正在吃鸡的手机,说道:“我觉得还好,不过,”周恺顿了一下,“钊钊你为什么要戴眼镜。麻烦。”


赵钊彦听出周恺的意思了,就是觉得自己多此一举呗,不高兴地撇撇嘴关了电视,回卧室抱着可达鸭自己生闷气。


哼你不爱理我那我就找愿意理我的。


周恺对于赵钊彦突然就来了的小脾气觉得有些好笑,他也没当回事儿,不过到了晚上他发现赵钊彦居然不让他抱着了,还把那只特别丑的鸭子抱在怀里以此来把自己和他隔开。


周恺很想不通赵钊彦为什么就生气了,他们两个很少冷战吵架,他很不会哄人也不会主动去认错去低头,以至于一旦吵架俩人就僵持着,看谁沉得住气。


就这么过了两天,两个人也有交流,但是赵钊彦再也没提过配眼镜的事儿,周恺以为就这么过去了,结果第二天他就听见赵钊彦在跟谁打电话,语气还特别欢快:“那我们在xx路的那个星巴克见好了,嗯嗯,一会儿见。”


“钊钊,你在跟谁打电话?”周恺说这话给赵钊彦吓了一下,赵钊彦笑着说没谁,但是还是把手机往身后藏。周恺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微微皱了下眉,但是既然赵钊彦说没什么周恺也没多问。


中午吃完饭过了一会儿,赵钊彦突然就去换了衣服,拿好手机和家里钥匙,跟周恺说了声“恺哥我出门啦”就走了,周恺刚想问他出去干嘛,就听见门被关上的声音。


赵钊彦的行为很可疑,让一向佛系的周恺也忍不住要多想,钊钊不会...


周恺被自己的猜测给吓到了,不过好奇心还是驱使他去跟踪了赵钊彦。周恺收拾了一下,为了不太引人注目,就带了个墨镜。他记得之前钊钊打电话说和那个人在星巴克见,那就先去星巴克吧。


周恺到了星巴克外面发现,和赵钊彦出来的居然是樊振东。他跟樊振东出来干嘛要瞒着自己?周恺正纳闷儿,俩人就一人拿着一杯草莓星冰乐出来了,周恺赶紧闪到他俩看不见的地方,然后悄悄地跟在他们后面。


跟着他俩走,最后居然到了一家眼镜店。周恺着实纳闷,两个不近视的人来这儿干嘛?周恺突然就想起来了,赵钊彦前两天跟他说想配个眼镜,自己那时候还以为他是开玩笑的,结果来真的


估计今儿叫樊振东跟他一块儿也是因为自己那天语气不好,那要是这么一想之前睡觉不让自己抱着也就情有可原了。


到底还是小孩子脾气。


店内,樊振东看赵钊彦试着平镜,问他:“你怎么不让恺哥陪你来。”赵钊彦听到周恺的名字瘪瘪嘴:“人家不愿意,我才不要他陪。”


“那你都不告诉我,这就过分了。”


周恺的声音把赵钊彦和樊振东吓一跳,赵钊彦小声嘀咕一句“怎么发现的”,樊振东一看情况不对,就赶紧说“我先走了彦彦再见恺哥再见”。


赵钊彦刷卡付了钱,就把新买的平镜戴上了,是时下最流行的那种圆框金丝边眼镜,赵钊彦脸本来就巴掌小,这回戴了眼镜就显得脸只有那么一点点大。


两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周恺看着戴着眼镜嘴角忍不住上扬的小孩儿,问他:“你之前跟我发脾气就是因为我说戴眼镜麻烦?”赵钊彦点点头:“好看呀,难道不好看吗?”


周恺这才仔细看戴了眼镜的赵钊彦。没有度数的镜片后面,纤细的长睫毛轻轻颤动着,赵钊彦低眉顺眼的样子着实让周恺心动了。不得不说,赵钊彦戴眼镜是真挺好看的。


“好看。”


赵钊彦主动地牵住周恺的手,问他:“恺哥你怎么会突然出现啊?”


周恺觉得如果让赵钊彦知道自己是怀疑他有别人所以才出来跟踪他的话,那可就太丢脸了。


“我出来逛逛,碰巧看见你们了。”


赵钊彦仿佛看透了周恺的心思,牵着他的手紧了一点:“恺哥是不是怕我出来干坏事呀?”


赵钊彦生了一双好看又能看透周恺心思的眼睛,每每周恺看着赵钊彦的眼睛的时候,心里都会一阵悸动。


只看一眼,就全面沦陷。


那眼睛里透露出来的就算是戴了眼镜,也遮挡不住。


赵钊彦见周恺不说话却红了耳朵,就知道自己肯定是猜对了,说:“我才不要别人呢,谁都没有恺哥好。”


周恺倒是没有赵钊彦这么直白地表达过自己的心情,他看着赵钊彦笑得开心,自己的嘴角也往上提了提。


“恺哥说我戴眼镜好看,但是还是真的有一点麻烦。”


“怎么麻烦?”


“接吻的时候会碰到啊,就很烦。”


“那就摘下来好了。”


赵钊彦笑着把眼镜摘下来拿在手里,吻上了周恺。



-END-

5热度:20岁,上个月刚过完生日,我也是要奔三的人了🙃

10热度:常用的BGM啊,没有特别常用的,一般都是酷狗音乐按列表顺序播放。如果说喜欢的BGM的话,苏打绿的《我赖你》

20热度:1000字的文章的话那我就更一个恺彦同居30题里面的好了。

30热度:性向一百问这个我还真不会写,就变成点梗好了,雷点是al,py,这两个点了我是不会写的。

50热度:黑历史的话,你们可以去看看我刚进圈的时候写的那些其实都是黑历史啊哈哈哈哈哈。其实我上高中的时候上课睡觉在文科班都出了名了,有一次上英语课睡觉被老师叫起来到后黑板那边罚站站着就睡着了,差点摔跤🙊🙊🙊这个事情现在回学校看到英语老师英语老师还是会提🙊

点梗截止到9.3,虽然我会拖很久。